一级棒
一级棒,猫哥的个人主页
一级棒 - 文学天地 - 小说 - 龙城侠客传(中)
发表时间:2007-06-26 19:48:00 关键词:小说,武侠,化龙巷,论坛,网友 点击:3426

(十三)
  微澜下水后,感觉到一种透心的凉爽,一身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。微澜欢快地拍打了几下水面,溅起的浪花在太阳的照耀下映射着五彩的光辉。她又在自己脸上、肩头抹了几下,看着自己像冰雪一样洁白、娇嫩的肌肤。顿时心里一阵惬意、又一阵自豪。
  微澜正在欢快地洗着澡,忽听见岸边有声音,忙转头看去。只见岸边一块大石上,茶店的小二正蹲着,手拿着一个大木桶在打水。微澜顿时又羞又气又急,于是手指一弹,一滴晶莹的水珠从手指上飞出,在阳光照射下,如同一道流星般向岸边打去。不偏不倚,正好打在小二肩头。小二被这一打,木桶顿时从手中脱落,整个身体像被人推了一掌似的弹了出去,掉在岸边的草丛里,摔了个嘴啃泥。
  说时迟、那时快。趁五颜六色嘴啃泥的一瞬,微澜早已到了岸边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衣服往身上一裹。斜眼看看五颜六色,还趴在那儿没爬起来,忙将衣服披上,再理理整齐。然后便向五颜六色走去,用脚踢了他屁股一下,问道:“你刚才看见什么了?”那五颜六色头都不敢抬,答道:“小人只知打水,什么也没看见。”微澜蹲下道:“要是看见什么了,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喂狗。”五颜六色哀求道:“求女侠饶命,小的真的什么也没看见。”微澜道:“你把头抬起来,看着我的眼睛。——你要敢说半句假话,我现在就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五颜六色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微澜道:“什么不敢,快说,看见什么了。”五颜六色道:“女侠饶命,小的只是来打水的,只看见女侠在水里洗澡,别的啥也没看见。”
  微澜往地上一坐,自言自语道:“天哪,想我微澜貌美如花,不想今日竟让这个男人给看了去。”五颜六色只顾求饶,说“小的不知女侠奶奶在此洗澡,多有得罪,望女侠奶奶饶命”等语。微澜看了他一眼,道:“什么奶奶的,我才多大?不许你叫奶奶。”五颜六色应道:“是,下回不敢叫了,女侠奶奶。”
  微澜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对五颜六色道:“从今往后我是你的人了,你要是敢变心,我就杀了你。”五颜六色惊道:“女侠饶命吧,小的是个店小二,自己还养不活自己。……”微澜道:“你敢说不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五颜六色再也不敢说“不”了,只顾求饶。微澜道:“起来吧,你快打了水回去吧。”
  五颜六色往隔湖看了一眼,见那木桶早漂出去数丈远,叹道:“完了,水桶拿不回来了。”微澜道:“这有何难。”说着随手抓起一根芦苇棒,纵身一跃,便向隔湖中飘去。眼看就要落到水面了,芦苇往水面轻轻一点,身子又早已腾空而起。如此两三下便到了桶边,微澜用芦苇棒一挑,木桶便往岸边飞来。微澜又用芦苇点了几下水面,自己也飞回岸边。她刚在岸边站定,那木桶也从天而降,看也没看一眼,一把接了。木桶稳稳当当接住,里面是满满一桶水。
  五颜六色哪里见过这个本事,早吓得嘴都合不拢了。微澜将水桶给他,他竟忘了接。微澜道:“拿着,想让我帮你拎回去啊?”五颜六色这才接过水桶,拎着往回走。微澜便跟着五颜六色往茶楼走去。

(十四)
  太湖边有几座小山,不算高,但是在江南这种地方也算是高山了。小山的南坡上有一个庄园。因南临太湖、北依山坡、有山有水,故名祝山湖。
  祝山湖庄园依山而建,重楼叠宇,气势磅博。古铜色的大门在太阳下闪着金光,此刻大门正闭着。远处的路上,有一驾马车驰来,马车前面还有两匹快马,骑马的是许愿精灵77和沈若菲。到了门前,大门徐徐开了,进去后,大门又徐徐关上。
  许愿精灵77下了马,立即有人过来接过缰绳。许愿精灵77对下人说:“把马车上的人送进后院看起来,要严加看管。”立即有人应了。许愿精灵77又对沈若菲道:“跟我来。”两人一起往前厅去了。
  许愿精灵77道:“觉老鬼已经在咱手里了,他能调的人马也都已消灭;但是五柳先生的人马才动了几个指头,咱们下一步棋要往五柳先生那边走。”沈若菲道:“师傅,徒儿有一事不明。你明明知道卡卡打不过觉悟,为什么让卡卡一人去追他?”许愿精灵77道:“你会知道的。”许愿精灵77又交待了几句,然后道:“你去休息吧。”沈若菲应了声“是”,便走了,许愿精灵77则去了后院。
  来到后院的一处角落,往一个看管森严的小屋去了。那小屋就跟牢房一般无二,门用厚重的玄铁铸成,四周只有很小的窗户可以透气。觉老爷此时正被铁链绑着,坐在一堆乱草上,面无表情。许愿精灵77道:“觉老爷子,这里可住得习惯吗?”觉老爷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干什么?”。许愿精灵77道:“觉老爷子天不亮就出来赶路,不就是要来找我么,我好心去半路上接你,你该谢我才对。”觉老爷道:“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了。”许愿精灵77道:“你在等人救你是吧?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?五柳先生他来得了吗?凭你那儿子,能否找到五柳先生还不一定。”觉老爷道:“我那犬子虽不成器,但是你一个小徒弟还是挡不住他的,你现在该派你的大徒弟去收尸了。”许愿精灵77笑道:“若果真如此,那尸体我也不要了。哈哈哈哈。”觉老爷道:“有你这样绝情的师傅,是你徒弟的不幸。”许愿精灵77道:“卡卡和觉悟,谁杀了谁都一样。”觉老爷道:“此话怎讲?”许愿精灵77笑道:“因为卡卡和觉悟本就是亲兄妹。我留着你的老命,正是要让你看一出好戏。”觉老爷突然站起来,往许愿精灵这边冲过来,但限于铁链绑着不能靠近。嚷道:“你说什么?卡卡是我女儿?我女儿没有死?”许愿精灵77笑道:“你知道得晚了点。哈哈哈。这出戏我准备了十几年,你就等着慢慢看吧。”觉老爷大叫道:“你骗我,我女儿从小就死了,你骗我。”许愿精灵77转身道:“信不信就由你了,我不奉陪了。”说完就走了。觉老爷在后面喊道:“你停下,你给我站住。”许愿精灵77没有回头,直接走了出去。
  话说觉悟随五柳先生去了茅山,赶到茅山时,已近傍晚时分。五柳先生将卡卡交给下人,另给觉悟安排了住处。觉悟急切地问:“先生,求您尽早去救家父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放心,对付许愿精灵77,老夫自有‘不战而屈人之兵’之法。你等着看吧。”觉悟虽不知道五柳先生在卖什么药,但也不好多言。五柳先生走后,差人送来了晚饭,觉悟狼吞虎咽吃了几口,觉得有点累,便和衣躺下了。

(十五)
  觉悟一觉醒来,见外面天色已亮,便起来走出房间。房间外面是个小花园,五柳先生正在舞剑。收起剑道:“你起来啦,睡得可好?”觉悟道:“谢先生关心。”五柳先生命人打水来给觉悟嗽洗了,然后说道:“随我来。”觉悟便随五柳先生往前走。
  来到一处房内,有桌、有椅。桌上早已摆了馒头、小菜等几样早点。五柳先生道:“坐吧。”觉悟道了一声谢,等五柳先生先入了座方才坐下。五柳先生对下人道:“拿几个馒头小菜给昨天带回的姑娘送去。”下人应了声“是”便去了。
  一会儿两人吃完早点,五柳先生道:“觉公子还是在后院歇歇吧。”觉悟道:“请先生从速前去救家父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老夫马上带几个人去太湖,觉公子就不必操心了。”觉悟道:“先生此去是为了救家父,在下没有不去的道理。况且许愿精灵77武功高强,我去了可以多一份力量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不要鲁莽,老夫自有‘不战而屈人之兵’之法,你只管在我这山庄休息游玩几天好了。”
  两人说着又来到后院,忽听见有个声音叫道:“出去!”,一听便知是卡卡在发脾气。接下来有一道门开了,一个下人走出门来,手里端着盛早点的盒子。五柳先生见状便走过去道:“姑娘莫非嫌这早饭不合口味么?”卡卡道:“我不想吃,你要么把我放了,要么把我杀了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姑娘不要使性子,吃饭要紧。”说着,从盒子里拿起筷子,夹起一个馒头,随手一扔,那馒头便直往卡卡打去。卡卡伸手一接,只觉一股强大的内力与馒头一起送来。一时竟未站稳,跌坐在椅子上。卡卡道:“我被你点了一天的穴,我吃不下去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给你解开穴道也无防,这里是茅山,你不用想什么花招。”说着筷子一指,卡卡顿时觉得精脉通畅,气血回归。
  五柳先生退到门外,对觉悟道:“觉少爷就在此处转转,不要走得太远。后山很是险要,还是不去为好。”觉悟道:“明白了。”五柳先生道声“保重”,又交待下人好生伺候觉少爷,然后便走了。
  觉悟又往卡卡房里看了一眼,只见卡卡正拿着馒头在啃。看着她啃馒头的样子,觉悟不禁又想起多日来与卡卡一起饮酒弹唱的经历。卡卡的美貌、举止、琴音一下子都涌现在脑海。再看现在的卡卡,容貌依旧,却双目无光,这一天来,她一定受了很多苦。觉悟想着想着,不禁又生出些许怜悯。
  觉悟看了几眼,心中一片起伏,很不是滋味,便转身走开。刚走了几步,只听见身后有人叫道:“别跑。”忙回头看时,却见一个影子往北飘过,跃上墙头,又消失了。后面有几个人边追边叫道:“你跑不了,后山没有路可走。”觉悟知道是卡卡往后山跑了,便也奋起追去。
  觉悟也跳过围墙,这才发现外面是如此怪石嶙峋、藤蔓遍野,几乎没有路可走。觉悟见树藤飘动,知道卡卡往北跑了,便一路追去。也有几个家丁在后面追着,因轻功不如觉悟,被抛在后头。觉悟追了一阵,便见到了慌不泽路的卡卡,叫道:“你站住。”哪知卡卡更急更慌地往前跑。
  卡卡正跑着,前面突然出现一道山谷,底下白雾弥漫,深不见底,卡卡只得停下来。觉悟放慢脚步道:“你不要跑,跟我回去。”卡卡见觉悟逼近,又看了一眼深谷,回头道:“觉悟,我下辈子再杀你。”说完纵身一跳,坠下山崖。

(十六)
  觉悟见卡卡跳下,忙往前一跃,想一把抓住她,谁知还是慢了一步。觉悟想也没想,也往下跳去。只听见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响,这风吹得两耳生疼、两眼都很难睁开。觉悟见自己离卡卡只有一步之遥,便顺手抠住一块突起的石头往上猛地一推,自己便快速下坠一段,终于一把抓住卡卡的手。
  觉悟一手抓住卡卡的手臂不放,另一只手试图抓崖边的石块和树藤。慌忙间,手指、手臂、衣服都被划破,倒底还是抓住了一根树藤。觉悟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心想这下可以上去了。谁知道这枯藤被两人的重量一拉,“啪”的一声便断了,两人又下坠。觉悟又去抓其它树藤,连抓几根都被拉断。不过,借着树藤的作用,两人下坠的速度也放慢了。觉悟发现一处石块,忙不顾一切地用手指抠住。只觉得手臂一紧,两人都挂在山间。
  卡卡道:“你拉我干什么?谁要你跳下来陪我?”觉悟道:“卡卡姑娘,你不要这么傻,轻生是最愚笨的选择。”卡卡道:“我不要你管。”说着便挣扎起来。觉悟一手死死抓住卡卡,另一只手忍痛抠住石块。不料,那石块竟被抠得掉了出来,两人又往下坠去。觉悟想要再抓什么,慌乱之中什么也没有抓到。只听见“朴朴”两块闷响,两人一起掉到了硬邦邦的石块上。两人如同骨头散了架一般疼痛难忍,此刻,上面松动的小石块纷纷掉落,哗啦啦一阵子,全砸在两人身上。卡卡这一天来一直被点着穴,身体早已虚弱。经这样一折腾,便晕了过去。觉悟也早已累得一动不想动,只觉得眼睛都睁不动了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觉悟被一阵冷风吹醒。爬起来,只见自己混身上下处处是被树藤和石头勾出的伤痕,处处在流着血。离他两三步远,卡卡依然昏迷不醒,身上同样流着血。觉悟爬过去,见卡卡呼吸很是微弱,忙将她扶起,两人盘膝坐下,运功为她疗伤。
  一会儿,卡卡的呼吸似乎均匀了很多。再一会儿,似乎听见卡卡嘴里在说什么。觉悟忙静心细听,原来卡卡说的是“水”。觉悟忙放下她,站起来四处看。这才发现,他们两掉在一条小溪边,觉悟忙去溪边取水。一时找不到容器,便扯下腰间挂的香囊,将里面的香料倒出来,到小溪里装了些水。那香囊本是用丝线织成,哪能盛水。他只好把香囊浸湿,过来再挤给卡卡喝。
  如此走了两个来回,卡卡又说:“冷。”觉悟探了一下她的额头,发现很烫。一时竟无计可施。虽额头很烫,身子却在发抖。觉悟便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穿上,这衣服早被勾得残破不堪,哪里还能卸寒。卡卡仍在重复着“冷”,觉悟便一把将卡卡抱在怀里。希望用自身的热气来为她驱寒。山间的早晨寒气逼人,觉悟自己早冷得瑟瑟发抖,但是面对昏迷不醒却重复着“冷”的卡卡,觉悟的心里更冷。
  在觉悟眼里,卡卡一直是个冰清玉洁的美女,虽出身石榴香,却卖艺不卖身,长得美丽动人、又弹得一手好琴。所以,即使知道了她是许愿精灵77的徒弟、即便知道了他们两注定是一对仇家,他仍然下不了手去杀她。今天随她纵身跳下,为的只是把她拉回崖顶,不料却双双跌入谷底。而且,此刻的卡卡并不仅仅是楚楚动人,还是一个急须照顾的病人。觉悟心中自是百感交集。

(十七)
  不知过了多久,卡卡慢慢醒来,只觉得身子好暖和,睁眼一看,发现觉悟正一边将他抱在怀里,一边打瞌睡。再细看觉悟,竟只穿着内衣,还衣衫不整,顿时吓了一跳,忙挣扎着要起来。觉悟被她一动也已醒来,知道自己太唐突,忙放开双手。
  卡卡惊魂未定地翻了个身,滚到一边,然后吃力地爬起。怒喝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觉悟道:“刚才姑娘晕过去了,嘴里喊‘冷’。在下只是替姑娘取取暖,未有其它举动。”卡卡见觉悟只穿着内衣,心有疑虑,再看自己,发现觉悟的衣服原来在自己身上,这才明白了。早已双颊绯红,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觉悟道:“不管有多大冤仇,轻生是最愚蠢的选择。你想就这样抛下你师姐?你师傅?”卡卡侧头道:“不用你假腥腥可怜我,我杀不了你,也没脸见师傅。”
  觉悟问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?”卡卡道:“我不知道,师傅叫我杀,我就杀。”觉悟叹口气道:“我只知道我父亲与尊师有大仇,但却不知是什么仇。——你可知道吗?”卡卡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觉悟道:“真可怜,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、为什么去做。不管是你杀了我、还是我杀了你,无非是个冤死鬼罢了。”卡卡听着,默不作声。她心里也似翻江捣海一般,两天来,她一直在追杀觉悟,但是觉悟却不计前嫌,跳来深谷来救她,叫她怎能不感概万千。
  话说许愿精灵77把觉老爷子抓到太湖后,便想着怎样对付五柳先生。一来不想劳师远征,二来估计五柳先生可能会寻上门来,于是在家按兵不动,关照上下人等要严防觉老爷子被人救走。如此过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仍不见风声,反倒有些坐立不安,不知道五柳先生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  到了中午,许愿精灵77又找人询问各方情况,仍不见任何动静。到了午后,沈若菲突然求见。许愿精灵77问:“有何情况?”沈若菲道:“回师傅,山下湖水颜色变绿,有一股恶臭,水已不能喝了,我们有好多人已经中毒。”许精精灵77惊道:“是什么毒?”沈若菲道:“看不出来,此毒前所未见、今所未闻。”许愿精灵77道:“快带我去看。”
  许愿精灵77和沈若菲一起往外走,一路上,见家人一个个面无血色、表情显得很难受,有些还在呕吐,明显都已中毒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。许愿精灵77道:“此气味有毒,快快屏住呼吸。”。沈若菲连忙运功屏气。两人飞快赶到太湖边,一眼望去,太湖湖面漂着一层绿色之物,随着波浪上下起伏,此物果然从未见过。许愿精灵77这才相信果然有人在太湖里下毒,只是,这么大面积的毒,又有何人能下得了呢?
  正在这时,只听见旁边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,许愿精灵77和沈若非往旁边望去,见一位老者正站在一块岩石上狂笑。许原精灵77认得他就是五柳先生,叫道:“可恶。你居然对太湖下毒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你久居此地,风景秀丽。这太湖虽美,只是缺些绿意,今日老夫帮你加点绿色,有何不妥?”许愿精灵77道:“你加的是什么毒?”五柳先生道:“没什么,只是蓝藻而已。滋味如何?”

(十八)
  许愿精灵77道:“可恶。”沈若菲道:“让我来试试他。”话音未落,剑已出鞘,脚尖点地,如流星般飞出,剑头直指五柳先生。五柳先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待沈若菲快到眼前才袖子一挥。沈若菲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内力拂面而来,自己犹如撞在一道墙上一般,被重重地弹了回来。顿时重心失衡,重重往后摔下。由于先前踩的是凸起的巨石,山上哪来这么多巨石可踩,这一摔便是往一丈多深的低谷里去了。
  说时迟、那时快,许愿精灵77一甩手,早有一根细细的皮鞭打出,在沈若菲腰间缠了两圈。许愿精灵77手一提,沈若菲便被提起,往回飞来。到半空时,许愿精灵77将手一抖,皮鞭已从沈若菲腰间松开。沈若菲在空中一个燕子翻身,稳稳落在许愿精灵77身边。许愿精灵77道:“五柳先生的内力比你强许多倍,你退下,让我来。”沈若菲道:“师傅多加小心。”许愿精灵77道:“我要发功了,你躲到下面去。”沈若菲回头跳下巨石。
  许愿精灵77盘膝坐下,从背后取下琴来,将琴放于腿上。两手一起抚琴,那琴声如雷电般铿锵、如雨点般密集、如马蹄般错落有致。一股股内力也随着一道道琴音出去。沈若菲连忙两手抱头、用手指捂住双耳。五柳先生只觉得一阵玄晕,忙也盘膝坐下,运功抵卸。
  运了一会儿功,五柳先生双掌从凡田提至胸前,迅速翻掌推出。这一掌,他足足用了九成的功力。许愿精灵见状,忙两手十指一起拨动琴弦,一阵厚重的琴音,也带着九成功力飞出。两股内力在中间相撞,如同当头一声霹雳,直震得山石乱颤,崩出万千碎石、湖水乱涌,激起百丈巨浪。轰隆隆的声音在山间来回滚动,久久不绝,涛天的巨浪在湖面上翻滚涌动,久久不止。
  五柳先生两掌翻飞,轮翻推出,内力一浪接一浪打出,直逼许愿精灵77而来。许愿精灵77也是十指快速拨动琴弦,将内力一阵一阵打出。不久,许愿精灵77渐渐感到体力不支,苦于两人正在拼内力,不好随便收功,只得硬抵着。五柳先生早看出许愿精灵77已经不支,便双掌合十,集十成功力于两掌,猛地推出。许愿精灵77只觉得胸口一阵闷,胃里翻江捣海,脑子也一片空白。终于往后一仰,翻下山石来。沈若菲见父傅掉下来,忙一把抱住喊道:“师傅,师傅,你怎么了?”
  五柳先生收了功力,哈哈笑道:“许愿精灵77,老夫今日就让你精灵变作幽灵。”许愿精灵77对沈若菲道:“走。”。两人一跌而起,往山下跑去。几下腾跃,便消失了。
  五柳先生看着他远去,并不追赶。回头向身后招了招手,立即有几个人从石头缝里钻出来。五柳先生道:“趁他们山庄里人都已中毒,我们杀进去。”众人道:“是。”便往庄园里冲。
  山庄里的人或坐或躺,有的已淹淹一息,有的在喘着气。五柳先生手下人冲进来时一刀一个,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便都结果了性命。五柳先生带着一群人四处杀人、搜查,一直搜到后院,有人叫道:“觉老爷在这里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搜搜门边人,有没有钥匙。”下人动手搜了一下,果然找到钥匙。觉老爷在里面早听到了声音,便叫着:“五柳先生来得好,快救我出去。”
  等门开了,铁链也开了,觉老爷便叫道:“可有犬子的消息?”五柳先生道:“令郎正在舍下作客,放心好了。”觉老爷问道:“追杀他的那个姑娘呢?”

(十九)
  觉老爷急急忙地问:“可有犬子的消息?”五柳先生道:“令郎正在舍下作客,放心好了。”觉老爷又问道:“追杀他的那个姑娘呢?”五柳先生道:“她杀不了令郎,觉老爷对令郎的武功也不放心么?”觉老爷道:“可是,觉悟也不能杀她。你有没有见到她?她是不是被觉悟杀了?”五柳先生道:“那倒也没有,那姑娘已被老夫点了穴关在舍下。今日早上,老夫出发前还和令郎一起见过她一面。”觉老爷道:“真的?好好好!快带我去府上,我要见他们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今儿觉老爷怎么关心起一个小姑娘来了?”觉老爷道:“没时间说了,快走,就怕他们再杀起来。——他们两个,一个都不能死。”
  且说觉悟和卡卡两人在石块上坐了一会儿,四处看着,要么是又高又陡的山崖,要么是长满荒草的山谷,根本没有路,不知道往哪边可以离开此地。山间的风带着水气,又阴又冷,觉悟坐了一会儿,又累又乏,迷迷糊糊睡去了。
  卡卡瞪着两眼,他看着眼前的觉悟,又想起了素日以来的事情。她在石榴香做头牌的时候,觉悟经常来,来了只点她一个。除了喝酒听曲以外,也没要过别的。石榴香里姑娘众多,他都没看上眼,却情愿花大价钱来听她弹琴。她不知道觉悟为的是什么,只是隐隐感觉到觉悟并不那么坏。可是,师傅为什么对他恨之入骨?为什么一定要杀了觉悟?
  卡卡见觉悟已静静睡去,想起师傅的叮嘱,便轻轻地抽出剑来,缓缓地伸向觉悟,一直伸到他胸前,只要用力一刺就可刺穿觉悟的心脏。卡卡刚想用力刺下去,发现自己的袖子在随风飘荡。——这袖子、这衣服,还是觉悟的。此刻的觉悟正穿着内衣,外衣服却穿在自己身上,卡卡眼前浮现出觉悟忍着伤痛为她疗伤、忍着寒冷为她御寒的情景。不知不觉,脸上竟流下两行泪来。
  觉悟正在睡梦中,突然听见有抽泣声,便一下子醒来。刚睁开眼,却见一把剑抵在他胸前,再看持剑人,原来是卡卡。此时的卡卡早已流泪满面,正在不停地抽泣。觉悟立刻明白了一切,问道:“你还是忘不了要杀我?”卡卡一言不发,只是站着不动,任两行泪水滚滚流下。过了一会儿,只听见“铛”的一声,卡卡将剑抛在地上,“朴通”一声跪下,哭道:“师傅,徒儿无能,杀不了你要杀的人。”觉悟看着卡卡的举动,知道卡卡的矛盾与无耐,不知怎的,心里不禁也生出一阵怜悯与酸痛,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,不知自己该如何劝她,只好静静地看着她哭泣。
  卡卡止住了哭泣,站起来,拾起剑,将外衣脱下扔给了觉悟。说道:“我欠你一条命,我们就此别过。下次再见到,我再杀你。”说完转身便走。前面是郁郁葱葱的荒草,还有连连片片的藤蔓。觉悟见卡卡走得如此艰难、却又走得如此坚决,心里如乱针刺一般的痛。
  觉悟站起来,看着卡卡一边拨草一边远去,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。其实卡卡也不知道该怎么走,只是随便认了一个方向而已。在如此茂密的荒草和藤蔓中走了很久,也没走出几步。卡卡脸上既有汗水、又有泪水、还有露水,她用袖子抹了一把脸,又拨开一堆荒草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长毛绿眼的怪物。那怪物足有两个人大,一身粽灰色的毛,只有眼睛发着绿光。怪物见到卡卡,张开嘴吼叫了一声,露出两排匕首一般的牙齿。卡卡顿时失声尖叫起来。

(二十)
  卡卡见前面出现一头巨大的怪物,忙转身往回跑。然而脚下踩着碎石、眼前尽是荒草、身边长满荆棘,卡卡根本跑不快,只能连滚带爬地逃命。那怪兽吼叫着过来,因它力大皮厚,荒草与荆棘根本不放在眼里,反而走得比卡卡从容,眼看就追到了眼前。
  那怪物抬起两个前爪便扑过来,那脚掌足有锅盖般大,趾头前方伸出长而弯曲的利爪,如果几把弯刀一般闪着寒光。卡卡见状,忙就地一滚,滚向一侧。虽躲过那一对利爪,却被荆棘刺入肌肤,顿时觉得一阵挖心般的疼痛。
  那怪物见扑了个空,又抬起两只前爪重新扑来。卡卡见无处可躲,急中生智,往怪物肚子底下滚去。那怪物是如此硕大,肚子底下足足可以呆下一个人。怪物见又一扑空,低头看了看肚子下方,便往后退了一步,又要拿爪子来扑。说时迟、那时快,卡卡一把抓住怪物肚子旁边的长毛,用力一拉,整个人便一跃而起。卡卡另一只手又抓住怪物背上的长毛,又一拉,便翻身骑到了怪物背上。
  怪物觉察到背上有人,竟收起前爪,狂吼一声,前爪离地,像人一般单靠两后腿站起。这一站起,足足有两人高。卡卡忙两手死死抓住怪物背上的长毛。怪物又发出一声吼叫,使劲抖了抖身子。这一抖,如同地动山摇一般。卡卡使再也抓不住,被甩出三四步远,掉到了荒草从里。
  卡卡刚挣扎着爬起身,那怪物又已来到面前,卡卡忙抽出剑来横在胸前。不知那怪物没见过剑、还是根本不怕剑,仍吼叫着扑过来。卡卡挥剑便向爪子砍去,岂料那怪物的皮竟如钢铁所铸一般,卡卡这一砍非旦未能伤及怪物一点皮毛,反被弹回劲道打倒在地。
  觉悟原本坐在石头上,看着卡卡离去的身影发呆。突然听见前面有响声,再细听,除了荒草的哗哗声外,似乎有什么东西的嚎叫声,还伴有卡卡失声的尖叫声。忙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。跑到近处才发现,有个一人多高的长毛绿眼怪兽正在吼叫着与卡卡撕打。觉悟忙抽出剑来,向怪物刺去。那怪物只顾着扑向卡卡,并未发现觉悟在身后。觉悟原本心中料定此剑必中,谁知这一剑如同刺在铜墙铁壁上一般。非旦没有刺破怪物的皮毛,反震得自己虎口一阵疼痛,剑险些落地。
  那怪物依然向卡卡扑去,卡卡早已摔得精疲力尽,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怪物见她躺在地上不动,反倒不用爪子去扑,而是低下头去。也不知此怪物是要嗅、还是要咬。卡卡见状,心里道“悟命休矣”,一时心死,只想一了百了,竟不想抵抗了。
  觉悟见怪物低头向卡卡咬去,忙脚下一点,腾空跃起,一脚踢在怪物的脑袋上,然后一个鸽子翻身,落在卡卡身边。这一脚,觉悟已使出混身力气,但那怪物却纹丝未动。但怪物也已见到了卡卡身边还有一个人,便弃了卡卡来扑觉悟。觉悟因离那怪物太近,反而无法施展武功,被那利爪一推便跌倒在地。那怪物低头,张开血盆大口向觉悟咬来。
  觉悟见那张开的大口足有脸盆般大小,牙齿足有匕首般长短,唇边的胡子比剑还长,一对绿眼竟有茶盅般大小。心想此怪物如此力大无比,且又皮毛坚实、刀枪不摧。自己与卡卡断不是它的对手。便也坐在待毙,只希望怪物只吃他一人,放过卡卡。

(二十一)
  觉悟面对那血盆大口,只想坐以待毙。卡卡见那怪物张嘴向觉悟咬去,情急之下一把提起剑来,伸入怪物的口中。那怪物皮再坚、肉再硬,舌头也经不起剑的锋利。被这样一劈,顿时将头缩回,朝天吼叫一声,掉头便跑了。
  卡卡两眼直直地看着滴血的剑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觉悟听见一阵地动山摇的吼叫,又听见荒草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动。睁开眼睛,那怪物早已不见,却见卡卡手里举着剑,那剑上正在嘀血。顿时明白了这一切。
  过了许久,觉悟和卡卡才吃力地撑起身子,坐在地上。卡卡看了一眼手中的剑,又看了一眼觉悟。鼻子一酸,又流下泪来,道:“你为什么要来救我?”觉悟道:“我也不知道,听到声音,我想也没想就过来了。”卡卡道:“我又欠你一条命。”觉悟道:“不,这条命是我欠你的,要不是你这一剑,我早已成了那头怪兽的美餐。”卡卡道:“可你是为了救我而来。”觉悟道:“我救的其实是我自己,因为单凭我一人也不是那怪兽的对手。”
  卡卡看着觉悟的眼睛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觉悟道:“我们不要再撕杀了,我们根本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凶险。只有齐心协力,我们俩才可能走出去。”卡卡道:“可是走出去又怎样?出去了还不是照样撕杀?”觉悟道:“不,我们可以不打了。父辈们的恩怨,不必要我们来偿还。”卡卡道:“可是我做不到,我从小没有父母,是师傅把我养大、教我武功。师傅对我恩重如山,我不能违背她的愿望。”觉悟道:“那好,我们先齐心协力地出去,出去后再说。”卡卡道:“好吧。”
  话说觉老爷从牢里出来后,气都不喘一口,摧着五柳先生快回茅山,五柳先生问他何事这么急,觉老爷只说:“没时间说了,路上再详说,快走。”两人以及随行来的人各骑一匹快马往茅山飞奔。觉老爷弓身伏在马背上,不停地抽着皮鞭,恨不得一瞬时就赶到茅山。五柳先生骑马跟在后面,不知觉老爷为何打马打得这般急,也只得跟着打马。耳边只闻呼呼的风响和哒哒的马蹄声,想说话也说不上。
  从太湖之滨的祝山湖到茅山的五柳先生山庄,虽快马加鞭也要半天时间,他们一行人赶回茅山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觉老爷道:“犬子和那姑娘在何处,快带我去看他们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随我来。”便带着觉老爷往后院去。
  到了后院,五柳先生问下人:“觉少爷和那个姑娘呢?”下人回道:“姑娘往后山跑了,觉少爷去追赶,双双掉下山崖了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何时掉下的?”下人道:“早上先生前脚刚走,他们就掉下去了。”觉老爷听到这话,犹如晴天霹雳一般,累、急、气都涌上心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许久才嚷道:“儿啊,女儿啊。”五柳先生问道:“先生何出此言?”觉老爷道:“许愿精灵77说过,那姑娘就是我十多年前丢失的女儿。”五柳先生也大吃一惊,道:“许愿精灵77说的话未必可信,先生请节哀,令郎掉下山崖未必就会丧命,老夫这就差人去找。”
  五柳先生回头问下人:“可下山崖找过?”下人道:“小的们不敢下去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混帐,觉公子掉下去了,岂有不闻不问之理?你们这就去找,活要见人、死要见尸。”下人道:“如此高的山崖,他们两人即使命不该绝,也应该喂了小熊贝贝了。”

(二十二)
  觉老爷问道:“小熊贝贝是何物?”五柳先生道:“后山山崖下有一头猛兽,力大无比、刀枪不入,长得像熊,我们称其为小熊贝贝。我们有多个兄弟损在它嘴下,所以兄弟们采药打柴都不敢下。”觉老爷道:“那山崖在何处?带我去看。”五柳先生道:“天色已晚,后山本就无路可走,先生还是不要去冒险的好。要不,老夫明日再差人下崖去找。”觉老爷哪里肯,非要去看。五柳先生便叫人拿着火把跟随、亲自陪同了往后山去。
  后山怪石嶙峋、杂草从生,一行人走了一程,来到崖边。此时天色已黑,往崖下看去,只见黑漆漆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觉老爷又对着山崖哀叹一回,经五柳先生一番劝说,便回庄内去了。
  且说觉悟和卡卡见天色已暗,便不再往前走,一整天粒米未进,两人早已饥肠辘辘。卡卡便采了些野果来,双手托着给觉悟。觉悟见卡卡手里野果不多,便说道:“我也去采些来吧。”说着便往旁边的荒草从里去找。拨开草、走一步、摘几个野果,多了便用衣襟兜着。因天色渐黑,越来越看不清野果了,觉悟仍想多采几颗,舍不得回头。
  觉悟见面前有一颗野果,便伸手去采。还未碰到果子,只觉得手指一阵疼痛,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了,还未回过神来,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抓他的手臂。定睛一看,方知乃是一条拇指般粗的蛇,蛇头咬往他的手指不放,身子正往他手臂缠来。觉悟大吃一惊,“啊”地惊叫一声,用力甩着手臂,但那蛇早已紧紧缠在他手臂上,哪里还甩得了?觉悟奋力将手臂往石块上砸去,砸了几下,那蛇渐渐松开了,觉悟又抖了几下,蛇才掉在地上。
  卡卡听见声音忙跑了过来,见觉悟手指上有两个深深的牙印,正在往外冒着乌黑的血,忙一把抓起手指放进嘴里吸。觉悟想将手指缩回,哪里还来得及。卡卡吸了一口,侧身吐掉,再吸、再吐……觉悟道:“小心中毒,让我自己来吧。”卡卡却抓着他的手指不放,也不说话,只顾着吸一口、吐一口。
  吸着吸着,卡卡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,一时竟站立不住,往觉悟怀里倒去。觉悟一把扶住卡卡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卡卡甜甜一笑,闭目不答。觉悟忙扶着她坐下,自己也盘膝坐下。觉悟与卡卡双掌相对,开始运功。
  然而觉悟手指上的毒血并未完全除掉,虽卡卡情急下猛吸几口,毕竟还有残留。这点残留的毒原本倒也没事,只是觉悟这一运功,血流加快,便加重了毒性。少时,觉悟也开始头晕,但见卡卡仍有气无力,他舍不得收功,强忍着继续运功,终于也晕倒过去。
  待觉悟睁开眼时,发现天已大亮。卡卡坐在她身边,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。觉悟强撑着坐起来,淡淡一笑,问道:“你怎样了?”卡卡道:“你自己中的毒很深,为何要替我驱毒?”觉悟道:“你是为我中毒的,我怎能不管。”卡卡叹道:“你说对了,单凭我们一个人的力量,谁也走不出去。我不打了,出去后也不打了。”觉悟道:“你跟你师傅怎么交待?”卡卡道:“我的命是她给的,大不了还给她。我不会杀你,也不会让师傅杀你。”觉悟一把将卡卡搂在怀里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(二十三)
  觉悟和卡卡见身边散落着好多野果,才想起昨晚采了许多野果却没有吃。此时早已饿得头昏眼花,便拿起来吃了。两人又到溪边洗脸喝水。卡卡问道:“我们往哪边走?”觉悟看了一眼缓缓流动的小溪,眼前一亮,道:“咱们顺着小溪走,一定可以到山下去。”卡卡道:“嗯,听你的。”
  走了半晌,小溪越来越宽,绕过一块巨石,前面便竞出现了一条光溜溜的路来。两人顿时心中大喜,心想,有路就是有人了,这下一定离开山谷了。两人刚要走,听见石头后方有一阵悉悉簌簌的脚步声,觉悟和卡卡不知来者是何人,忙蹲在巨石后面倾听。只听见大约有七八人的脚步声,有一个声音道:“你可看清楚了?”另一个声音道:“看得清清楚楚,是个绝世美人。”先前一个声音道:“好,今儿个兄弟们又可以开荤了。”觉悟和卡卡对视一眼,不知道这伙人要干什么,不知道他们说的绝世美人又是谁。
  一会儿,这伙人一边说笑着一边走远了,他们俩才探出头来,远远地着去,那伙人都穿着五柳先生家的衣着。觉悟和卡卡更觉得有些蹊跷,相互使个眼色,便远远地跟着。
  走了一程,见远处停着一匹马正在吃草,边上有一个姑娘正坐在石头上休息。这伙人嘻嘻哈哈地围了上去,为首的笑道:“小姑娘,你几岁啦?跟大爷们回去乐乐如何?”那姑娘问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觉悟看去,只见那姑娘约十六岁年纪,长得面若出水芙蓉、眉如三春杨柳,一双眼睛如同西湖碧波、两片朱唇恰似南山绿竹,乌亮的长发直披至肩,一身雪白的衣衫更衬出肌肤之白晰。真叫一笑生百媚,是人见了都要神魂巅倒。
  那为首的人嘿嘿笑道:“小姑娘长得还真不懒啊。”说着便伸手去捏那姑娘的脸。那姑娘哪里受得了如此之辱,便出拳来打。那人也不躲,只是一把抓住姑娘打来的拳头,笑道:“嘿嘿,还有些花拳绣腿的么?”那姑娘想将手抽回,不料那人看似轻轻一抓,竟像粘住了一般,怎么拉也拉不回。
  那人手一提,便将姑娘扛到肩头上,哈哈笑道:“走,跟大爷们回去。”那姑娘高喊道:“放开我,你们这些混蛋,放开我,救命啊。”越叫,那伙人越起哄。嘻嘻哈哈地往回走。
  觉悟和卡卡躲在一侧越看越气愤,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时,只听见远处传来一声“住手”,那伙人突然停止哄笑,往声音方向看去。觉悟也往那边看去,见又有一匹马驰来,马上坐着一个姑娘,这个姑娘比先前那个略大几岁,长得虽不如先前这姑娘清秀,也有几分姿色。这伙人见来的是个姑娘,便哄笑道:“又来一个妞,正好一起抓回去。”
  说着,那姑娘已到眼前,一跃身下了马,问道:“光天化日下强抢良家妇女,真个没了王法了么?”那为首的道:“王法?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这是茅山,五柳先生就是王法。”那姑娘道:“五柳先生就是王法?你们也太自大了些吧?”那人道:“怎么着?龙城觉家已经死光了,太湖许愿精灵77也已灭门,还有谁比五柳先生大?你倒是说说看?”
  觉悟和卡卡听着,都吃了一惊,觉悟惊的是“龙城觉家已经死光”一说,卡卡惊的则是她师傅的消息。两人都不知该不该信这淫贼之言。
  那姑娘道:“你们家跟觉家不是同盟么?觉家倒了,你们如此高兴,怎么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?”那人嘿嘿一笑道:“谁跟他家同盟?我家老爷五柳先生这叫渔翁得利,正好利用他们两家的仇将两家都除掉,哪像你们想得这么简单?哈哈哈哈”觉悟和卡卡听了,心中都大吃一惊,不知此话是真是假。

(二十四)
  那姑娘道:“想不到五柳先生手下竟是一帮无耻之徒,我看五柳先生也好不到哪去,本姑娘今日倒要替天行道,管教管教你们。”那为首的向同伙们一哝嘴,一伙人便立即围上去。那姑娘二话不说,举起马鞭劈头盖脸便打。
  这伙人也是见过世面的,哪里把一个女子的皮鞭放在眼里,侧身躲过,便伸手来抓。那姑娘翻身下马,就地一滚,皮鞭横扫下三路,顿时有几个反应慢的滚倒在地,抱着腿鬼哭狼嚎起来。那姑娘又一翻身站起,攻另几个,只听见“唰唰唰”几下,个个应声捂着脸叫起来。
  那为首的见状,放下肩膀上的小姑娘,道:“哟,没想到还有几招,让大爷陪你玩玩。”那小姑娘脚刚着地,便忙向稍大的姑娘跑去,道:“这家伙有几手本事,咱们一起对付。”那大姑娘道:“好。”说着,两人便一起打来。
  那人一侧身躲过皮鞭,欺身前来,两手成爪,想一手抓一个姑娘。大姑娘眼明手快,早已一脚跳开,小姑娘反应稍慢,还未及反应过来,手便被拉住。那人再顺势一拉,小姑娘便一个踉跄跌在地上。那小姑娘抬头看了一眼,怒目圆瞪,哼了一声,爬起来又打。此时,大姑娘的皮鞭也已打到。那为首男子连忙闪向一边,不料脚下被自家兄弟一绊,一时没站稳,险些跌倒,背上也挨了重重一鞭,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。嚷道:“两个小妞等着,有种别走。”说着扭头便跑,他的七八个兄弟也都从地上爬起来逃命。
  这边两位姑娘见他们逃去,也不追赶。大姑娘问道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为何在此?”那小姑娘道:“我叫果儿,路经此地。敢问姐姐大号?”大姑娘道:“我叫美夕,也是路经此地。”果儿道:“多谢美夕姐姐相救。”美夕道:“不客气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们的分内之事。你武功粗浅,最好不要单独行走。你要去哪儿?咱们同路的话,姐姐送你一程。”果儿道:“我要去毗陵驿。”美夕道:“正好同路,我们走吧。”果儿道:“好的。”说完,两人翻身上马,往东方去了。
  待两个姑娘远去,觉悟和卡卡才从树后探出头来。觉悟望着两个姑娘远去的方向发呆,他知道,去毗陵驿的路也就是他回家的路。前天从家中出发时,母亲还在家里,不知道现在家里究竟怎样了,也不知道父亲被许愿精灵77抓走后又怎样了。
  卡卡见觉悟望着东发方呆,顿时横眉冷竖,怒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小姑娘了?”觉悟忙道:“不是。”卡卡道:“哼,你们男人都这德性,看见长得好看的就盯着不放。”觉悟道:“我没有。”卡卡道:“我要你发誓,从今往后,你的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个女人。你敢不敢发誓?”觉悟道:“我敢。”说着便跪下道:“苍天在上、厚土在下,过路神灵作证。我觉悟发誓,今生今世心里只有卡卡一个女人,若有变心,天打五雷轰、死无全尸……”卡卡不待她继续说下去,忙伸出手来捂住觉悟的嘴,说道:“不要说了。觉悟哥,我相信你。”
  觉悟问道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卡卡道:“我想去太湖看看师傅,刚才听那个恶棍说祝山湖被灭门了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觉悟道:“我也要去祝山湖,家父前天被你师傅抓去,也不知怎样了。”卡卡道:“你不要去,师傅会杀你的。”觉悟道:“父亲被抓,做儿子的没有置之不理的。”卡卡道:“觉悟哥,你真好。”

  看猫哥的文章、听猫哥的语音,了解猫哥组织的各种采摘或旅游活动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《猫哥在线》,扫描以上二维码或者在微信中搜索“猫哥在线”、“maogezx”。
精选留言
以上留言由猫哥筛选后显示
本站特约顾问律师常州东晟律师事务所朱立律师(电话13915029670,QQ646146109)提醒您:
本站文章皆为作者原创,其它媒体(包括但不限于报刊、杂志、网站、电视、电台)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(或部分摘录)!
搜索
Copyright©2000 - 2022 Eachfun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级棒网络
苏ICP备1504286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