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级棒
一级棒,猫哥的个人主页
一级棒 - 文学天地 - 散文 - 致我们已经逝去的记忆:烛光晚餐
发表时间:2013-04-27 10:41:00 关键词:烛光晚餐 点击:2229

(一)
  美丽的扬州,美丽的瘦西湖畔,有一座美丽的扬州师范学院。我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!
 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,网吧还不存在,486电脑只有实验室才有,mp3还没有诞生,腰里挂个卡带机是很潮的。——我就是这个时候上大学的。
  假如整个大学时代都如上所述,那么同学们很可能毕业之后就如同断线的风筝。——可是我们运气很好,大学毕业的时候网络已经非常普及,我们还没来得及分手,就都成了QQ好友。正因为如此,十几年过去了,我和维娜还能联系上。
  QQ对我来说是工作的工具,不是聊天的工具,所以我从来不跟同学聊天,直到最近这几天,我在QQ上说团购单反相机,维娜正好看到,正好也要,这才聊起天来。——这一聊,就记起好多回忆。
  前天我问维娜:“还记得我手把手教你跳交际舞吗?”,她说“记得,名师出高徒。”。我又问“那烛光晚餐呢?”她反问:“烛光晚餐??完全没印象!”
  我说:“等我空了,我写一篇回忆录,帮你回忆一下那天的烛光晚餐。”
(二)
  在维娜和她的同学中,她是我第一个认识的MM,说起跟维娜的认识,起因只是她的嫣然一笑。这一笑对我来说意义非同小可:不仅仅是跟她从陌生到相识,变成了好友。我后来的老婆是因为她才认识的。另外我还有一个苦追几年劳而无功的单恋对象也是因为她认识的。
  当时大学的风气是每个周末都开舞会,具体操办的是各系学生会,学生会直接提出“扫舞盲”的口号,要求我们都参加。我们高中都被洗过脑的,刚开始很不能接受。参加几次后也就接受了。像我这样协调性比较好、音乐乐感又好的,学得就比别人快一些。
  舞会档次有很多种,学生会没有钱,总是在简易的大厅里,用普通录音机放音乐。有些系有好的场所,比如体育系有拼木地板的场地(室内篮球场),音响也不错,不过那是收费的,我只去过一两次。
  1998年3月8日,这天注定不平常。因为这天既是妇女节,又是星期天。为了给妇女同志们庆祝节日,我们班委从班费里出钱,请所有女同胞去扬州体育馆溜旱冰,男同学要去的自费。
(三)
  那天溜旱冰去了好多人,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没有别的娱乐(前面说了,网吧还不存在),另一方面我们这届全班女同胞都去了,色狼们哪能放过?
  其实去的人未必都下场溜,我清楚地记得有几个美女就是在边上坐坐,不会也不去学。而我呢,则抓紧机会在学各种动作。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。到了傍晚,同学们陆陆续续回校了,只有包括我在内的少数人还意犹未尽在地在溜着。就在这个时候,一位同学轻轻地碰了我一下,指着场内一位美女说:“认识她吗?也是咱们系的。”我摇头说不认识,同学补充说:“97本的,无锡人。”
  我不认识,我同学好像有点惊讶,大意是说怎么连她都不认识。
  这个美女就是维娜,那天我第一次认识她。也就在那一天晚上,手把手教她跳交际舞和烛光晚餐即将上演!
(四)
  刚才说了,那天既是妇女节,又是星期天。学生会不会放过这样的双重节日。晚上还有更精彩的活动。其中之一就是在96专的教室里唱卡拉OK。设备是很简陋的,就是一台VCD加一台电视机。
  我唱歌谈不上好不好,但至少在中等以上,早在初中、高中就有表现,那时连VCD都没有,联欢会就是清唱比赛,要做到音准、不跑调、节奏准确还挺不容易的。所以我从中学时代就积累了自信心,大学里的这次卡拉OK,我当然也要上去高歌一曲。
  那天唱的是什么歌?不记得了。只记得唱到一半的时候,我目光离开电视上的字幕,往围观的人群扫了一眼,和一位美女目光一碰。她先是嫣然一笑,然后低下头去。
  这一笑,令我心里开始翻滚,脑海里就一直想着这一笑。勉强把歌唱完,赶紧再去找这个眼神,却已经找不到了。于是我离开卡拉OK教室,去舞会那边找她。
(五)
  从卡拉OK的教室出去,首先要经过烛光晚餐区域。——其实就是教学楼里的走廊。按照我们系的惯例,每年妇女节这里都举办烛光晚餐,今年由96本的女生们经营,也就是刚刚享受免费溜旱冰的那群姑娘们。她们把课桌椅从教室里搬出来,摆在走廊的一则,蜡烛就是很普通的那种、长长的、照明用的,供应的小吃就是外面常有的花生米、蚕豆、瓜籽。
  这条走廊到头,就来到了举办舞会的大厅。这里又在“扫舞盲”了。有人在中间跳、有人在边上学、也有人只是围观的。我在这里找到了维娜。
  不记得接下来是怎么聊天的,只知道我做了她的“名师”,把她教成了“舞林高手”。再复杂的体系到了我这里也不难,因为我总能够把任务分成几个循序渐近的环节。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教的是国标三步,我分成好多个环节由浅入深地教:第1教最基本的步法,第2让她听音乐找节奏,第3舞步与音乐节拍同步,第4临时改变方向避开其他舞者,第5升级为“转三”满场转……
  接下来就是烛光晚餐了。
(六)
  舞会仍在进行中,我暂时离开了一下,去看看烛光晚餐那边还有些什么能吃的。姑娘们看到生意上门,笑盈盈地打招呼,比见了男朋友还亲热。
  我点了三四样小吃,然后又去找维娜。她还在舞池边上,我把她请过来在烛光下聊天。我记得我们说的是各自的方言,常州话和无锡话有些相近,不影响交流。之于聊些什么内容,早随着十几年的时光烟消云散了。
  这一天很充实,但转瞬即逝。接下来的几年中,我们就一直是好朋友。
  网络就在那几年间迅猛发展,后来舞会消亡了,大学生都出去上网了。有一次我正在网吧里玩着,维娜也来了。维娜笑着说道:“你的QQ号码是多少?加一下呢。”我们俩互相加了QQ好友。跟她一起来的MM也跟我互相加了好友。这位MM现在是我的老婆。
  关于我和老婆的大学故事,我早在10年前就写了一篇《淡如茉莉》。

  看猫哥的文章、听猫哥的语音,了解猫哥组织的各种采摘或旅游活动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《猫哥在线》,扫描以上二维码或者在微信中搜索“猫哥在线”、“maogezx”。
精选留言
以上留言由猫哥筛选后显示
本站特约顾问律师常州东晟律师事务所朱立律师(电话13915029670,QQ646146109)提醒您:
本站文章皆为作者原创,其它媒体(包括但不限于报刊、杂志、网站、电视、电台)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(或部分摘录)!
搜索
Copyright©2000 - 2020 Eachfun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级棒网络
苏ICP备15042862号-1